郭初雪轻皱眉头,看着穆筠娴责备道:「穆姑娘,你便是模样再出挑,家世再好,也不该这般看低人,绿梅也没你说的这般不堪。」
  说是这麽说,要让郭初雪说出苏绿梅的优点,她也是一样都说不出来。
  穆筠娴倒不打算这时候拆穿郭初雪的虚伪,她就喜欢看郭初雪暗地里加油添醋的模样,而苏绿梅像个傻子,还不知道身边的是个蛇蠍美人。
  周围人的眼神,彷佛印证了穆筠娴所说的话,苏绿梅就是个再普通不过的平凡人,不明事实的人都忍不住觉得是她犯了错,美人无错。
  苏绿梅眼泪扑簌簌地往下掉,怒瞪着穆筠娴却不晓得怎麽还嘴,怒急攻心之下,双手用尽全身力气狠推了穆筠娴一把。
  惊叫一声,穆筠娴後退了两步,直直往後仰倒……
  魏长坤所在的雅间,不久之前,有一个做寻常打扮的男子进去回禀他,说人来了。
  跟在魏长坤身边伺候的小厮也道:「主子,穆姑娘和苏家姑娘还有宁妃的表妹吵起来了。」
  一对二,情况不乐观,穆家丫头来的时候身边也没带丫鬟,势单力薄。
  不假思索,魏长坤直接打发了下属去追园娘,自己则去了楼道那边。
  魏长坤来的时候已经远远听到穆筠娴与苏绿梅两个提到他,起初还以为跟他有关,还没走近,就看见苏绿梅已经准备动手推人。

  他拔腿飞奔过去,正好搂住了向後倒的穆筠娴的腰身,娇软的身子躺在他怀里。
  穆筠娴片刻功夫才回过神来,背後结实的胸膛让她安下心来。
  魏长坤在她耳边声音低沉道:「你可真轻。」
  他觉得自己一只手都能把她拎起来,姑娘家的怎麽会这麽娇弱,身体轻得像一团棉絮。若换成一头猪,今天他也得跟着一起摔跤。
  穆筠娴红着脸站直身子,慌忙地脱离魏长坤的怀抱,道了一声谢。
  魏长坤也看着苏绿梅和郭初雪,这两人也看到他,皆挪不开视线,脸都跟着红了。
  两个姑娘都在想,长平侯到底记不记得她们?
  苏绿梅张着嘴想说话,似乎是想告诉魏长坤:我去过长平侯府,咱们见过面呢!
  还是郭初雪矜持些,没有失了礼节,朝魏长坤福了身子,问了声侯爷好,温温婉婉一笑,瞧着很是顺眼。
  魏长坤也不记得这是哪家姑娘,但是有人打了招呼,他便下意识点头。
  穆筠娴抬头看见魏长坤朝郭初雪点头,狠狠地瞪了他一眼,便转身看着苏绿梅。
  苏绿梅正殷切地看着魏长坤,上前自报家门道:「见过侯爷,我是督察院监察御史苏御史的女儿,长姊是宫中丽嫔。」
  魏长坤微皱眉头,苏御史?丽嫔?「抱歉,我才回京,认识的大人不多。」
  这意思就是,他不认识什麽苏家。
  苏绿梅有些难看,还想问他,丽嫔是皇帝宠妃,他怎麽会不知道?
  穆筠娴目光扫过苏绿梅,心里有些不舒服,就这麽急着往长平侯身上贴,要不要脸?
  正好这时候灵玉前来,她见穆筠娴出来久了便出来瞧瞧,果真看见几个熟人,心知不好,连忙跑了过来,走到主子身边。
  穆筠娴吩咐道:「灵玉,给我掌她的嘴!」她指着苏绿梅怒道。
  灵玉毫不犹豫地走上前去,她是跟着穆筠娴长大的,主子说什麽就是什麽,一个巴掌落在苏绿梅脸上,鲜红的指印立即显现出来。
  苏绿梅被打懵了。穆筠娴竟敢让一个丫鬟打她?!
  郭初雪上前一步拦着灵玉,对穆筠娴道:「绿梅又无大错,你何必动手打人,还是叫丫鬟出手,穆姑娘未免太蛮横了些!」
  苏绿梅红了眼圈,含泪捂着脸道:「穆筠娴,你凭什麽叫丫鬟打我!」
  郭初雪一副深明大义的样子,道:「穆姑娘,便是绿梅有错,我替她向你道歉就是了,动手也太无礼了些。」
  两厢对比之下,旁观者都该觉得郭初雪知书达礼,穆筠娴刁蛮任性。
  郭初雪以为,长平侯也该是这麽想的。
  穆筠娴轻哼一声,谁也没放眼里,包括魏长坤,她对灵玉道:「咱们回去。」
  魏长坤挑眉,这就不计较了?不像穆筠娴的性子,苏绿梅刚刚推她那一下可不轻。若非他抱着,这丫头要跌下楼梯了。
  魏长坤见过蠢人,却没见过苏绿梅这麽蠢的人。
  穆筠娴若是此时此刻心情好了,这事一个耳光也就了结了。
  苏绿梅却不肯,受着看戏的人指点,又当着长平侯的面,因觉得没面子,就想拉扯穆筠娴,幸好被灵玉挡了下来。
  苏绿梅推了一把灵玉,恶狠狠对着穆筠娴叫嚣,「打了我你就想走?」
  穆筠娴转身看着苏绿梅,漫不经心道:「趁现在还能说话你就多说一点,等我看完戏回了家,你就等着吧。」
  苏绿梅就是再蠢,也听懂了穆筠娴话里的威胁,她不禁背脊发冷,下意识地牵着郭初雪的手,就这麽眼睁睁地看着仇人走了。
  说不怕是假的,国公府的人和皇后有多宠爱穆筠娴,这是有目共睹的。
  苏绿梅没想到穆筠娴真就因为一两句话的事儿跟她较劲到这个分上,她以为和家中姊妹一样,口舌之争没啥事的。
  魏长坤见穆筠娴无事,也就放心了。
  春满园的掌柜听到这边的动静也过来了,看见东家在这儿,行了礼,问了安。
  魏长坤吩咐道:「穆家姑娘的雅间,送点儿东西过去给她压压惊。」
  郭初雪心头一凛,长平侯认得穆筠娴,但他应该记不得她的名字吧?毕竟才见过两次面的人,他待她客气也是因为看在国公府和皇后的分上而已。
  脸色灰白的苏绿梅捉着郭初雪,心里怕得要命,却不敢当着魏长坤的面说什麽,生怕失态,让他厌恶。
  郭初雪又朝魏长坤福一福身,嘴角挂着浅笑道:「两个小姑娘不懂事拌嘴,让侯爷见笑了。」郭初雪今年十七,比两个姑娘都大,俨然一副家中长姊的姿态。
  魏长坤还望着穆筠娴走远的那方,并未看郭初雪,淡淡回应道:「不懂事吗?」他瞧着挺「懂事」的,小小年纪心思狠毒,下手倒是不轻。
  国公府饶得了苏绿梅,魏长坤都饶不了苏家!
  他只瞧了郭初雪一眼,看都没看苏绿梅,便转身走了。
  郭初雪与他对上视线後便低下头,等人走了才去看苏绿梅。
  她牵着苏绿梅回到原本的位置,安抚她几句。
  苏绿梅死死地拽着郭初雪,懊悔万分道:「我们就不该来的,明明是去看首饰……怎麽就来这儿了?」当然是因为郭初雪看到了长平侯府的马车,才决定跟着来到这里。
  郭初雪不动声色的看着苏绿梅,轻声抚慰道:「你也是无心之失。」
  苏绿梅抓紧郭初雪的手,担忧道:「她应该不会告诉定国公吧?不会的吧?」
  苏夫人是宠溺两个女儿,苏成器可不宠爱。正妻就给他生了两个女儿,一个儿子都没有,早有诸多不满。女儿都教养的不好,苏成器早想好好教养,奈何慈母多败儿,便一直耽搁了下来。
  苏绿梅一直沉浸在恐慌之中,郭初雪却在想着魏长坤,他待她与苏绿梅和穆筠娴都不同,他没有无视她,所以……长平侯至少是记得她的吧。
  嘴角噙着笑容,郭初雪看着戏台上心猿意马。若问京中男儿哪个最显贵,除了长平侯,没有别人可同他比拟的。
  三年前杏园宴郭初雪就见过他,见他站在人群中舌战群儒的姿态。
  虽过了三年,魏长坤不似当年稚嫩儒雅,但稳重的他,更令人心动。
  这厢二人各有所思,穆筠娴却是窝了一肚子的气。魏长坤为什麽要看她们?她们有什麽好看的?这世上最好看的人,难道不是她穆筠娴吗?
  穆筠蕊问了穆筠娴两句便继续看戏,直到好戏收。四ㄑ劾岬:「可怜青莲姑娘一身傲骨……」
  姊妹两个挽着手下楼,魏长坤吩咐完事情,正好也从雅间出来,撞上了穆筠娴。
  魏长坤对穆筠娴笑了笑,她却把脑袋一偏,拉着穆筠蕊就走,气鼓鼓的样子,好像……不太高兴。
  他拧了拧眉头,不大明白,她难道又生气了?可他方才赶来的还算及时,不正好搂住她吗?
  难道是觉得他不该碰她身子?
 
 
CopyRight © 2018 本作品由新公海赌船小说阅读网提供,仅供试阅。如果您喜欢,请购买正版。

.